• 2007-09-15

    晴天了 - [我的事儿]

        回来西安半个月了,半个月!15天.昨天14号总算是看见真的蓝天还有比较灿烂的阳光.之前真是阴霾阴霾到不行,事多的同时还生病了,发烧,然后退烧,然后再感冒,继续发烧.折腾了一个多礼拜总算是活过来了.
    看病打针可真是高消费.:(.心情低落完了,只能重新振作精神.没别的了.

  • 2006-10-29

    记录 - [我的事儿]

      也不知道是多少次这样的阴霾天气,多少个这样的周末,接近11月的天气有深秋的感觉,记得我是很喜欢这样的天,阴天,云却很高,空气冰凉,有风.赖在床上有特别偷懒的温暖,在室外有淡淡清朗的寂寞.起床,没有梳妆打理,打开电脑,拿了我喜欢的麦香奶茶和奶香面包,开始享受这难得清闲的周末.
     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奔波于工作室,宿舍,和盲目的逛街之间,在工作室的时间可以过得特别快,可以如同机器,时间过了,脑子也空了。清楚自己是要故意忘记些什么,忘记些什么……到底是什么?人要的空白,即而容易变得麻木——故意的空白,自然的麻木。
      翻看着一些博客,空间,难得的认真,难得的心情,难得的坦然,坦然?也许吧。我可以看到的都读了,我看不到的其实也是印在脑子里的。看到的,听到的。原来只是一个小小日志字眼都能敲到心灵深处。找原因;用力的想,很多片段,很多定格。
         近来的胡子,胡子的童趣,品位,演唱,声音,似乎总是悠然自得,似乎总是心不在焉,没有在乎,却很好人,也总是很忙。什么也没有,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,淡淡的销声匿迹了。短短的时间可以变得很长很长,还是一样;我可以骗别人,但不能骗自己。我是清楚因果的动物所以什么也不说了。
         还有海,我是有欠海的,很不犹心的,不犹心的。海很好,我清楚。一次次缓慢移动的火车,隔着玻璃清晰的脸,惊喜,愕然,感动,感慨。傍晚的颜色,月夜的颜色还有清晨的颜色。海给了很多颜色都是饱和的,很饱和……海应该是很清楚我的。经常盘算着海能一直撰在身边该是多得意的事,着种想法很欠揍,海有海的人,海好就好。
         起始的正,对于正……真的太多了,几年的时间现在如同晃眼的瞬间,曾经一度认为正是喜怒哀乐的源泉,事过变迁原来也可以是转瞬既是的事。正是很能让人开心的同时也是让人肺暴的,正象个孩子,在我眼里总也长不大,也许是年长的缘故,或者是识久的原因。正是个执着的人。
       整理好压缩的记忆,看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,奶茶喝了三盒,面包吃了8个,饱了。白天也快结束了,明天是周一又该进工作室了。